Suttan

k

【胖雨】Emergency&Confidential (起名无能,一发完)

笔头伊达政喵参上:

*办公室AU,少当家x小助理


*文风突变,全程OOC预警


*BUG都是我的


 


 


正文:


 


“嘀——嘀——嘀——”
9点18分,白色的富士施乐不厌其烦地尖叫了快三分钟了。

这特殊体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周雨烦躁地叉着腰站在打印间皱着眉头想。大到出租屋的空调电冰箱,小到工位上的USB加湿器,近年来凡是经过自己手的电子产品,好像总要出点问题。要不是因为老板上了年纪也是个技术盲跟自己有共鸣,这三天两头地找IT求助的习惯估计早就被挑战了。

总经办附近的打印机已经被自己克了一圈,这次特意绕到这一层跟自己工位南辕北辙的打印间来,却还是没能逃脱魔咒。

打印机警告音还没有要消停的迹象,周雨气急,弯腰准备拔电源插头。

哗啦——

身后的响声吓了他一跳。转身看到一个男孩儿把打印机纸盘拉出来了。

新来的实习生?周雨想起自己刚进公司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么一脸年少懵懂的样子吧。

“这台好像是坏了,你可以去右边拐角那里,还有一个打印间。能找见吗?不然我一会儿带你过去吧。”周雨热心地说。他这个人呀,按team里姐姐们的话说,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良温柔又体贴。当然,那是在人前。也不知道刚才暴躁得想踹打印机的人是谁。

男孩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低头在打印机触屏上点了一通,不一会儿机器缓缓吐出了一张皱得不成样子的A4纸。

啪——

他用力把纸盘关上,打印机又开始继续复印起周雨十分钟前放进去的合同。

“…!…原来是卡纸了。谢谢啊。”周雨的心情随着一张一张的合同被打出来也开朗起来。

这会儿樊总电话会应该已经结束了,再不把合同拿进去他又得着急。

“没事儿不用谢。你知道总经办怎…”

周雨还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就看到老王火急火燎跑过来。

“嗨!我还说一会儿的功夫怎么人就不见了…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周雨心想药丸,估计是老板已经催着要合同了。

“不好意思啊王哥我这刚才打印机坏了,刚打完,马上送过去。”

谁知老王白了他一眼,“你这等会儿的,老板得先谈点事儿。”

说完领着周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小男孩儿走了,嘴里还念叨着哎哟我的小祖宗樊总都催了好几次了您可别到处乱跑啦…

周雨好奇了一下,却也没再多想,转身把合同理出来一份一份装订好回工位了。




——




“想好了?”老爷子头都没抬,手里的钢笔继续在纸上笔走龙蛇。


“嗯。”年轻人坐在办公桌对面咬着手指漫不经心地回答,“条件,你别忘了啊。我可不是心甘情愿来替你接着当资本家的。”




此刻如果从这个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向下俯瞰,能以上帝视角一览CBD熙熙攘攘的众生相。地铁里一涌而出的北漂一族,咖啡店不紧不慢吃着早点的小白领,以及刚从停车场上来接着电话中英杂糅的经理人们,构成了钢筋丛林之中完完整整的食物链。




身处这金字塔尖的樊总听了自己儿子的回答,终了还是停下笔叹了口气,向来睿智犀利的眼神有了一瞬的茫然黯淡。“是不是我当年非要送你去国外读书,才逼着你跟那些老外学坏的?”




樊振东被他老头突如其来的脆弱神情吓了一跳,自己事先准备的那些正面交锋的激烈言辞反而说不出口了。到头来只能嗫嗫嚅嚅反过来安慰老头,“你别,别给我整这出啊…我不怨你们送我出去…而且这事儿吧…我感觉没啥学不学坏的…可能也是从小就这样了。”“条件都说好了啊,我真不怨你们,你们也别怨我。”




“好吧。你能理解我们的苦心是最好的,我们也会尽量多理解你。”




“嗯呐。互相的嘛。”少年19岁,即将成为这个庞大家族企业下一个时代的统治者。但在至亲面前展露的笑颜,却还是和童年别无二致的可爱。



——




周雨知道这孩子应该不是一般人,那天老王的态度都摆在那儿了。但是被樊总叫进办公室正式介绍的时候周雨还是震惊了一下。毕竟,哪家的少当家进公司的第一件事情是一声不吭先帮自己老爸的小助理把打印机修了的?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周雨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己。重点应该是,咱们这位少当家看起来年纪也太小了吧?不过好在虽然白白净净稚气未脱但跟他爸一样是张面无表情的严肃脸,被叫到名字的时候主动起身跟周雨握手自我介绍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倒是给人感觉非常从容沉稳了。




“小雨啊,他本科和MBA都在国外念的,刚回来都还不太熟悉。工作上我会让老王带着他先到各个部门都轮转一次。生活上你还得费心多照顾照顾他。反正我这边近期的行程你也都给安排好了,没什么大变动你就不用管我,帮我多盯着他点就行。”




“好的樊总,没问题。”周雨悄悄瞥了一眼自己要盯着的那个人,后者正饶有兴致地翻着樊总桌上周雨刚才复印出来的合同。




“行,那你先去忙吧,让老王过来我再跟他交待交待。”




周雨回到自己工位给隔了两个格子间的老王发了MSN,不到十秒钟就看到老王跟脱了缰的野狗一样从自己面前奔过进了总裁办公室,然后又领着樊振东出来了,一边走一边跟絮叨着公司的人员架构云云。樊振东挂了个耳朵听着,脸上一点反应都没有。路过周雨工位的时候,樊振东抿着嘴跟他点了点头,周雨受宠若惊,忙不迭送上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跟他招了招手。




樊振东愣了一下,匆匆跟上老王赶紧走掉了。




他一个人在国外成长的这些年,不是没谈过恋爱,但向来冷静自持,从不觉得自己会crush on anyone,不过这次…这连打印机都搞不定的小傻子,还,真挺好看的啊。




——




老王带着樊振东在各部门转了一上午,中午陪客户吃饭去了。樊振东按大厦导航乘电梯到顶层员工餐厅准备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这边只是提供场地和微波炉给自己带饭的员工的。 




老樊你个万恶的资本家,居然不管饭。




饥肠辘辘的樊振东在心里吐槽了十遍自家亲爹,义愤填膺地想等自己管事儿的时候第一件就得把免费食堂先搞起来。




他想起早上老头说生活上的事儿让周雨多照顾他,于是掏出手机准备问问周雨公司楼下有什么吃饭的地儿,打开通讯录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来得及管他要电话号码。




转身出门按了电梯。在16层的茶水间找到周雨的时候,他正拿着一小袋茶叶和保温水杯皱着眉头生气地啪啪啪拍着灭了灯的饮水机。




“咋饮水机也给整坏了。”樊振东走过去检查了一下电源线,又伸手反复按了好几次饮水机背面的开关,还是没反应。




“不是我弄坏的!”周雨想了想自己的特殊体质,此地无银心虚地辩解。“我这就打电话让后勤阿姨来处理…”




樊振东被这人言辞闪烁的滑稽样子勾起了好奇心,抽了个纸杯给自己接了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大夏天的,为啥非要喝热水。”




“给樊总泡茶嘛。”


“他还有品茶的习惯呐?我咋不知道。”樊振东十分确信自己那个以事业为唯一爱好的资本家亲爹不会这么有闲情雅致。


“没有没有,樊总倒不讲究这些的。只是每天中午他都吃外面那些重油重盐的饭,我想着泡点茶给他刮刮油。我看网上说他这个年纪不注意饮食很容易高血脂高血压的,一上去就难得再下来了,嗯,还是要防患于未然…每天喝点茶还是挺好的。”




樊振东被他一本正经絮絮叨叨的样子逗笑了,“一天不喝茶代谢指标升不上去的。你可别再揍饮水机了,手不疼啊?”




难怪他爸整天小雨小雨的挂在嘴边,确实是个细心讨喜的人。樊振东拿过周雨手里的杯子接了一杯冷水,自顾自往他爸办公室走,周雨哎了一声也没叫住他。




“今天只有冷水了啊,将就喝吧。”樊振东进了屋把水杯递给坐在沙发上吃饭的老爷子,后者放下筷子瞪大眼睛接过来,“嚯,是我老眼昏花了?这到底是成天跟我对着干的樊少爷还是七八岁乖巧孝顺的东东啊?还知道给他爹倒水喝了。”




樊振东笑了,从他爸的饭盒里顺了一个小西红柿,“哎我看那个周雨对你挺上心啊。雇他孝顺你就行了,没我啥事儿。”




老爷子无视了儿子满嘴的火车,用牙签插了块哈密瓜给他,“连你爸的饭都抢,你这是饿成什么样儿了?赶紧吃饭去别跟我这儿贫了。”




“嗯啊。”




樊振东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两个胳膊挂在周雨格子间挡板上问他,“公司楼下有啥吃的?这一上午给我饿的。”




正埋头做着电子表格的周雨被他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来,“啊?你也还没吃?我还想着你跟王哥一起吃了。”说完一手合上电脑一手拉开抽屉拿门禁卡,“那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顺便我带你转转楼下的餐厅~”




樊振东居高临下看着周雨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真诚和友好,“成,我请你。”樊振东笑着说。




——




那段时间周雨他们一众支持部门忙着张罗公司年中大会的事情,从早到晚周旋于供应商之间,只有中午饭点联系人列表里的Fan.Z.D闪烁着问他吃了没的时候周雨才能想起来樊总当初嘱托他照顾樊振东的事儿。




周雨觉得有点愧疚,从他得到赏识调到总经办以来,老板交待的事情他每一件都必定要努力做到最好的,然而这次确实是分身乏术了。所以樊振东要他陪着吃午饭他是一次都没有拒绝,一方面是暗戳戳想减轻自己内心的负罪感,另一方面,他始终觉得樊振东从小一个人被送到异国他乡念书,一回来又要忙着接手他父亲的工作,回国之后连个跟同龄人交朋友的机会都没有,怪可怜的。




所以即使每天都跟会务组酒店旅行社掰到面红耳赤,周雨陪樊振东吃午饭的时候还是会一脸轻松跟他分享办公室里的各种好玩儿的事情,樊振东倒也是个很好的听众,不随便打断他,但会在恰当的时候回应他的话题,会带着笑容直视他眼睛认真听他讲。




人和人的相处大概真的是种玄学。在彼此面前年长的那个活泼又爽朗,活脱脱一个小话唠;年下的那个反而多一些大气和稳重,身上带着跟年龄不符的成熟。两个人两种气场在饭桌上却能很好地契合起来,窝心又自然。




两个人吃了快半个月的饭,樊振东转岗去做key account management,时不时的出去拜访客户。这天在周雨吐槽完三番五次挑战他预算的采购部之后,樊振东吸溜着云吞面问他要了手机号码。




“我明天跟他们出去跑外勤,手边没电脑。你电话多少?中午我要是能赶回来就叫你一起吃饭啊。”




“噢噢好,你号码多少我给你拨过去。”说着周雨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樊振东一看,诺基亚5300。




周雨把屏幕推上去在键盘上摁完11个数字存了个樊总,想了想又在前面加了个小。“区分一下,哈哈哈。”




存完给樊振东拨了过去,后者兜里的iPhone随即震动起来,樊振东一边保存一边问,“周雨你真的是90后吗这玩儿现在都停产了吧…”




周雨自嘲地笑了笑,“你都不知道我手上有多少智能手机的冤魂。我已经放弃了。诺基亚挺好的,命硬。”




樊振东想起打印机和饮水机的事儿,没忍住笑出了声。




周雨自己也笑了,“你够了啊,大小眼都笑出来了,还有没有同情心了。”




“必须有!今天这顿我请吧那就,安慰安慰你被智能手机伤透的心。”樊振东说着抬手示意服务员过来结账。




周雨赶紧把钱包拿出来,“别!都蹭了你大半个月的饭了,让樊总知道该扣我工资了。说起来这段时间也没帮上你啥忙…不能再白吃你的了…”




樊振东抿着嘴笑,“我能让你白吃吗?有事儿找你。”




“少当家尽管吩咐!”周雨做了个抱拳的动作,坏笑着调侃他。




结果那顿饭还是樊振东买的单。两个人回公司进了电梯,樊振东一如既往背着手低着头跟周雨站在角落里等着电梯一层层往上升。




“哎对了你还没说到底要我帮什么忙呢。”周雨拿手肘怼了怼樊振东,侧过头笑盈盈地问。电梯停在12层,又进了几个人。周雨前面的人往后退了几步,樊振东赶紧伸手挡了一下。“陪我买点东西,我怕买多了一个人拿不完。”




“噢。咦不对啊当时樊总安排下来的时候我给你租的那个房子应该就是拎包即住的,是还缺什么吗?不好意思啊我当时应该亲自去确认一下的…不过不应该啊那中介跟我都挺熟了…”




16层到了,周雨一边出电梯一边碎碎念着。樊振东跟在他后面,“不是,不是买那些。屋里东西都挺齐全的。谢谢你啊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那房是你费心给找的。”




“客气什么,不用谢。那你是要买什么?在哪儿?”




“朝外大悦城。到时候我提前跟你再约时间呗。”




“好啊。”




——




周末的大悦城人总是特别多,这天因为有line friends限定展览人流更是暴涨。




周雨站在一堆棕熊白兔中间被人挤得头都大了,他跟在樊振东身后,一只手轻轻抓着樊振东肩膀,免得在叽叽喳喳的小姑娘群里走散。




樊振东两眼放光在周边店里一会儿拿一个抱枕一会儿拿一件T恤的,周雨十分怀疑下一秒少当家是不是就要派人过来把这家店盘了。




等他逛完一圈,两个人的手里已经堆满了各种line的周边。




哎哟喂你年纪小你长得可爱你拿着这堆东西毫无违和感可你哥哥我不一样啊。周雨心里无奈地想,我二十好几的人了一会儿抱着一堆玩具走在路上算怎么回事儿啊。




周雨从手里抱着的东西里探出头跟樊振东打商量,“拿不下了啊,要不你今天先挑几样特别喜欢的,等下周再来一趟?”




樊振东皱着眉头说,“不行,下周他们就该撤了。”




周雨自知拗不过他,心一横,“真不好拿。这样吧,你就挑一个,你最喜欢的,我付钱,算我报答你请我吃饭了行不行?我穷,只买得起一个,你只能挑一个啊。”




周雨私底下向来随和,突然这么斩钉截铁樊振东都楞了一下,回过神来又笑了。那笑脸在一堆面瘫布朗熊中间显得格外可爱。他把手里的各种熊都放下,“你说的啊,那我去挑了。”




周雨也如释重负地把手里的东西全都还给了导购。导购黑着个脸,奈何周雨长得好看又一脸真诚地抱歉,倒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周雨跟上樊振东来到了玩偶区,一整面货架上都是那只咖啡色的,圆圆的,胖胖的,面瘫的小熊。还真挺像他在公司里不苟言笑的样子的。周雨在心里偷着乐了一下。




樊振东在最大的那只布朗熊面前停了下来,转过头坏笑着跟周雨说,“选好了,就这个吧。”




周雨头有点晕,“卧槽你这是要一次回本儿的节奏啊?!”




“那可不,好不容易逮着你一次。”樊振东摇头晃脑志得意满地嘚瑟。




周雨被他那小样儿逗乐了,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彻底没了脾气。“行行行,那就这个了。一会儿你自己抱着啊别说我认识你。”




那熊实在太大只,导购说收银台有预留标签,周雨就让樊振东在那儿等着,自己去排队结账。排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他,他隔着老远指了指抱着熊的樊振东,跟收银的小姑娘说买那个。那小姑娘接过周雨的信用卡,一边操作一边说,“您弟弟真的好可爱呀!跟我们的布朗熊一样萌!”




周雨又回头看了看樊振东,他抱着熊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小小的一只,跟他手上的玩偶一样让人看了就想抱回家。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小孩儿刚进公司半个多月就已经帮他爸搞定好几个难啃的KA。




“他是我老板,不是弟弟。我是他的小跟班。哈哈哈。不过他确实是很可爱。”周雨笑着输完密码签完字接过自己的卡转身往樊振东那边走去,并没有听到身后几个小姑娘激动地议论声。




“果然不是兄弟!啊啊啊太搭了吧一个可爱一个帅气!”


“我站温柔宠溺年上攻!”


“我站年下!你没听刚才他说那是他老板吗!”


……




“走啦。”周雨飞快摸了下樊振东的脑袋温柔地说。




——




樊振东抱着熊回到家迅速在朋友圈po了图。


[抱着还真挺有安全感的(大笑)(赞)]




他在一堆“天呐东东弟弟你怎么这么可爱”“一毛一样!超萌”中艰难地找到了知情损友们的回复。




赖佳新:居然真被你套路成功了?!(惊讶)


程靖淇:有新进展!恭喜恭喜!(鼓掌)


朱霖峰回复赖佳新:等他什么时候把人也抱回去再说成功吧。(微笑)




说得也是,革命尚未成功,还需继续努力啊。樊振东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




少当家今天有点生气。他从财务出来找周雨吃饭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他被总经办那几个秘书围着,手上拎着几个花花绿绿的纸袋,还有扎了花的小盒子。“小雨生日快乐呀!”“快看看送你的礼物喜不喜欢~”“等忙完年中会的事情给你补个大party哈~”




周雨带着笑意一一应下,把礼物都收好放进了抽屉。




“那今天中午大家一起吃饭先简单给小雨庆生吧!”有人提议。周雨好字还没说出口,身后就传来了樊振东的声音,“周雨你吃午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周雨转过头,嗯,今天也是office mode面无表情的小樊总。




“还没,刚好我们大家准备一起吃,带你一个呗?”周雨欢快地说完,又回过头去,“姐,带他一个没关系吧?”




那几个姑娘被周雨身后少当家的低气压盐了一脸,弱弱地说,“呃…要不你今天先陪小樊总吃吧…咱们回头聚啊,改天,改天。”




周雨想了想,让樊振东跟这帮如饥似渴的大龄未婚女青年吃饭那不是羊入虎口吗不行不行。


“行,那改天我请大家吃大餐哈。先走啦。”




——




“生日快乐啊。”樊振东一边给周雨盛海鲜粥一边说。




周雨一边回着别人发来的生祝短信一边回答他,“谢谢。要不是她们今天送礼物我都忘了,过了二十岁就没再过过生日。一过生日就感觉自己又老了。”




“不过收到礼物还是很开心的,哈哈哈哈。”周雨回完短信,抬起头来笑着说。




樊振东看着他眼睛里收都收不住的雀跃,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心想一帮大龄剩女的礼物而已,值得这么高兴么。




“啊你别误会,我不是管你要礼物的意思哈。嗯,就是跟你分享一下激动的心情而已…”说完弱弱地低下头去喝粥。




樊振东眼看着这人一瞬间收起欢欣喜悦变乖巧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忍不住挑眉调侃他,“我的礼物可不随便送人…让你那些小姐姐送去吧。”




周雨抬起头握着勺子愣愣看了他一眼,又飞快低下头去喝了两大口粥,一直没再说话。




沉默着喝完了第三碗粥之后,周雨突然站了起来,“那个,小…樊总啊,我上午有点活还没弄完,我,我先回去了,您慢慢吃…”说完就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樊振东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愣了一下,随即悔得想把舌头咬下来。最近跟周雨走得太近,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亲密又坦然,以至于樊振东都快忘记自己虽然从来不在周雨面前端架子但在对方看来自己身份特殊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对方是这么心细的一个人啊,怎么自己就脑子一热开起玩笑不分轻重了呢。




周雨走了他一个人也没什么胃口,坐了一会儿便懊恼着回了办公室,打开MSN一看周雨已经是脱机状态。樊振东想了想,拉开抽屉把那个白色的小盒子拿了出来,下楼往周雨工位走。




——




和周雨一起去会务公司那边审会场设计方案的同事发现他今天难得的一路没有说话。




他一个人坐在商务车后座上想着认识樊振东以来的点点滴滴。从第一次见面帮他修好打印机,饮水机坏了又亲自帮他把老板平时不愿意喝的冷水送进去替他解围,到后来两个人开会无聊时在MSN上聊的天,还有几乎每天都一起吃的午饭…




 不论是私底下贴心又可爱的他,还是工作状态气场全开的他,都让周雨觉得何其有幸能和这样一个人成为朋友。樊振东被他的话逗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样子,认真看公司邮件时皱眉头的样子,走在办公室里面无表情冷冷的样子,一幕幕在周雨眼前闪过,搅得他心里又是开心又是难过:这么好的一个人啊,可是自己也最多只能跟他成为现在这样的普通朋友而已。




他可以若无其事跟自己来往,但是这不能改变彼此身份并不对等的事实。周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已经没有立场比现状更亲近更交心了,即使自己再想。再往前…会冒犯他了吧。




心里想着事儿,平时跟vendor谈判强势得像个小豹子的周雨今天楞是反反复复折腾到了太阳快落山才把方案确定下来。




带着东西回到公司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周雨准备收下邮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就回家。刚打开电脑,自动登录上的MSN就响起来了。周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列表里一闪一闪的那个名字。




[今天怎么谈这么久?]




周雨心情跌到谷底。整天没头没脑傻乎乎对不可能的人抱有妄想就算了,如今连正常工作也做不好。




可不就怪你吗!周雨盯着对话框顶端的Fan.Z.D愤愤地想。




[你怎么也还没走?]周雨啪啪地拍着键盘。




[我一个人在这等人呢,18层大会议室。]




[好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没有我先下班了。]




三分钟过去了,那边还没回复。周雨惊恐地想自己不会又把电脑弄出毛病了吧,这前两天才刚找IT换的新电脑不应该啊…




点击重启的前一秒周雨终于收到了回复。


[……]


[没了。]


[早点回去吧。]


[生日快乐,周雨。]




该知足了,周雨想。他自嘲地笑了笑,关了机,合上电脑锁了抽屉。




然而却并没走成。




他发现了那个白色的iphone盒子。放在他桌角一沓白色的A4纸上,桌子也是白色,所以他刚才一直没注意到。




盒子下留了一张纸条,“坏了再给你买新的”




像是过山车停在了终点,像是迫降的飞行员平安着陆,周雨感觉自己飘忽难受了一下午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




他想起了什么,拿起盒子跑到电梯间按了18,电梯迟迟不来,他转身进了员工通道三步并作两步上了两层楼梯。




在大会议室找到樊振东的时候,他正靠着椅背望着落地窗外放空,脸上是清晰可见的失落和困倦。周雨叫了他两次,他才转过来,脸上先是不可置信,马上又变成了可爱的笑容,跟他身上帅气的白衬衣西装裤一点都不搭,但周雨此刻却觉得这人让他心跳得厉害。




周雨心里百转千回的,他举着那小盒子想跟樊振东说谢谢,又想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但千头万绪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别别扭扭的一句“我…这个…我不太会使…你抽空教教我啊。”




话刚出口周雨脸就红了。没过脑子的一句话,支支吾吾说出来倒是莫名带上了几分像是撒娇的意味。在一个比自己还小五岁的人面前,太丢脸了。周雨心里想。




“周雨我觉得你哪哪儿都特别好。”樊振东目光灼灼盯着他眼睛,周雨脸上更热了。




“就是脑子差点儿。”樊振东笑着说。




——




周雨最近工作轻松了许多。老爷子亲自去了亚太和北美那边,准备跟一干人等打好招呼,给之后要接班的儿子铺好路。




樊振东则是越来越忙。虽然他爸在公司这边放了话一切事务由樊振东全权代管,但他小小年纪身居高位总归是有人心里不服的。好在樊振东脑子聪明也有气魄,再艰难的局面也能凭着骨子里的韧劲儿默不作声接下来。




他俩还是一起吃饭,但越来越多的时候是樊振东点了一大桌子周雨爱吃的菜之后吃不上几口就又拿起手机开始回信息和邮件。周雨也很识相地不去打扰他,自己一个人默默吃饭,实在无聊了就掏出新手机刷朋友圈刷微博。虽然会有点孤单,但周雨还是发自内心觉得认真工作的小樊总很成熟很有魅力了。




“对了,上次你说你预算被采购挑战了?是普通buyer拒的还是他们头儿不同意?”樊振东突然抬起头问坐在对面的周雨。




“噢噢,那个啊。我跟采购那几个buyer都挺熟的他们没卡我,是黄总说我那个预算太高走不了框架协议,如果非要签那家的话得找法务的人重新做合同来审批。”




“所以你去找法务的人了?”




“没有…太麻烦了我怕赶不上年中会。黄总建议我换了一个vendor,说是已经跟公司签约了的可以直接用。”周雨一边说一边剥了只虾放樊振东盘子里,“不过还挺奇怪,樊总虽然不挑剔这些但是据说还蛮喜欢那家酒店的,我来之前好几年都是在那家。可能前几年公司政策不一样吧。”




樊振东撇了撇嘴没说话,思绪像是又飘远了。周雨轻声问他怎么了,他回过神来笑了笑,“那家酒店,”樊振东把盘子里周雨剥给他的虾一口吃掉了,“是以前我们一家三口还在广州的时候,我爸转业后签了第一笔大单带我们去那边旅游的时候住的酒店。头一回住五星,当时觉得简直人间天堂啊太高级了。”




周雨看着樊振东有声有色说起往事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差住五星酒店时候那种兴奋,突然觉得这些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富贵人家原来也是会跟自己这样的平民小百姓一样有共鸣的嘛。




“那这次过去你可以申请自费去住那家嘛,哈哈哈。”


“…周雨,我可以承认我钱多,但我人还不傻好吗。”




——




离年中会还有一周的时候老爷子回来了。樊振东通知了各部门的头儿一早去16层开会迎接他爸回国,总经办这边老王带了周雨一起去。老爷子分享完出差见闻,让樊振东简单汇报一下这段时间的情况。少当家显然有备而来,打开电脑接了会议室投影仪准备放幻灯,结果倒腾了半天幕布还是一片白。




“小雨啊,去前台…”




“哎,我备着了樊总。”周雨熟练地拿出提前管前台借来的投影仪,过去帮樊振东接上。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等着少当家的pre,只有他本人咯咯笑出了声。周雨弄好投影非常隐蔽地飞速瞪了他一眼,退回去继续写会议纪要了。




“你这超能力太牛了吧。”会议结束后所有人都走了,周雨留下来收拾东西,樊振东就坐在原位等他。




“你还说!得亏我跟前台妹子关系还可以,借个投影什么的没那么麻烦…”周雨扯了半天电源线扯不出来,烦躁地弯下腰钻到桌子底下去够插头。




樊振东在想是不是应该单独给周雨配台投影仪免得他总跟前台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打交道。正想着的时候周雨放在桌上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樊振东瞥了一眼,“老头给你发邮件了。”




各种网线电话线电源线都缠在一起,周雨一时腾不出手来,“啊你快帮我看一眼是不是急事儿。”




“说是今天的会议纪要不用给他电子版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周雨心里暗自庆幸。不然回头总不能跟樊总说不好意思啊老板我光顾着看我们少当家帅气的演讲去了一个字儿都没记下来吧。




周雨吭哧吭哧从桌子底下爬出来,一屁股坐在樊振东旁边,“一会儿吃啥?”




“我都行,随你。哎周雨你这手机连个锁屏密码都没有,防范意识太差了。”




“每次还要点四个数字,怪麻烦的。”周雨低头在邮件里回复了个好的樊总。




“你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Touch ID?…算了你多半是不知道。”樊振东凑到周雨身边,从他手里把手机抽了出来,“给你弄好了回头你摁指纹解锁吧挺方便的。就这个,你自己按指纹。”樊振东调到了设置界面把手机还了回去。谁知周雨反反复复按了无数次,就是录不上一个完整的指纹。




樊振东有点急了,也没多想一把抓过周雨的手,握住他拇指轻轻摁在白色的home键上,看着红色的曲线一点一点扩散开来,然后抬起手又放下。




周雨一动也不敢动。自己右手被樊振东抓在手里,他左手搭在自己左肩上,简直就像…被他整个人圈在怀里了。周雨只能傻傻盯着手机,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像那红线填满灰色的指纹图案一样,一点一点把他心脏填充到快要爆掉了。




“好了~”樊振东十分满意地松了手,侧着头冲周雨眉眼弯弯地笑,一脸求表扬。




两人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周雨终于松了口气。“呃,谢、谢谢啦。请你吃饭!走吧。” 




——
 


“…精神头儿倍儿棒!自己放手不管去亚太北美溜达一圈回来,当初念及战友情不敢动的老油条们不到两个月全被他儿子二话不说架空的架空劝退的劝退了,他一点儿心都不用操当然心情好啦!”


 


“就是就是,真是没想到咱们小樊总是这么个狠角儿。采购那黄老贼,勾搭供应商拿回扣捞油水都多少年了,当初老爷子一直抹不开面把这事儿拿到桌面上来谈,苦的都是咱们这些良民。这么一看,少当家比他老子强势!”


 


“可不嘛,真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据说年中会要正式宣布改朝换代。少皇要登基啦!”“哈哈哈哈…”


 


周雨吃完饭回来的时候,老王正和总经办的助理和秘书们update今天会议的边角料。众人看见周雨走过来,不约而同闭了嘴作鸟兽散。


 


“咳,对了小雨啊,那谁,婷婷,就一直给樊总做现场交传的那个姑娘,她家里出了点事儿,年中会去不了了。我和樊总商量了一下,你声音好听形象也好,到时还是你跟着上去翻一下吧,稿子不长你没问题的。一会儿我发你。这次global的人全都会来,你好好准备准备啊。”


 


“哦哦,好的王哥。”


 


说起来这算是周雨老本行。在他有机会做专职的总裁助理之前,在总经办还只是打杂的时候,就经常帮忙翻译文书。那时也是临时被抓去做会议翻译才会被樊总注意到。


 


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周雨一边整理着打印出来的演讲稿一边微笑着感慨。短短几年时间,自己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到办公室的打杂小菜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虽说没有什么大成就,却也一直没有辜负樊总当初对自己的期望。二十出头这几年真是太幸运了。不仅仅是职业生涯更上一层楼,自己在总经办还认识了这么人。王哥也好,team里一起奋斗的姐姐也好,大家都是很好的人。还有…马上要变成自己老板的樊振东。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笑,给一个比自己还小五岁的人打工说出去别人都会觉得奇怪吧。


 


可是这样就能每天都在一起了,多好呀。


 


周雨手指在手机home键上轻轻摩挲着。有些话没有办法说出口,那就陪在他身边也足够了。


 


——


 


即使樊振东不太愿意承认,但有一点他和他爸是非常像的。那就是在这种正式场合不自觉的冷漠严肃脸。他跟一帮老外坐在台下主桌,面无表情看着身着华服的女主持在聚光灯下宣布年中会正式开始,然后一一介绍到场嘉宾。念到他名字的时候他站起来稍稍欠身抿着嘴抬手跟在座的人示意,那波澜不惊的神情几乎要让人忘记这位少当家的年龄了。


 


直到主持人邀请老爷子上台演讲,樊振东才勾起嘴角鼓了掌。那笑容并不是为了马上就要公开宣布自己退休计划的老头,而是为了在台上穿着白衬衫站在聚光灯之外的周雨。


 


枯燥无味的演讲稿被周雨用地道的美式发音翻出来,樊振东身边的几个老外很是受用频频点头。少当家脸上的笑意里又带上了些骄傲的味道。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助理啦。


 


周雨握着小拳头走下台的时候樊振东炙热的视线跟了他一路,周雨在樊振东身边坐下的时候被他盯得脸有点发烫,”行了行了别笑我了,我知道我不是专业的好吧,我尽力了。“


 


樊振东手搭在周雨椅子靠背上,歪着头眼睛被水晶灯照得亮亮的,”我觉得你挺专业的,以后我演讲你是不是也得给我翻。“


 


周雨笑着白了他一眼,”得了吧我见你第一天你爸就说了你在国外念的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哪儿还用得着人站你边上翻译。“


 


”那我要是就想让你站我身边呢?你愿意不愿意?“


 


周雨在那一瞬间心跳停了一下。台上甜腻的女声,身边老外们聒噪的讨论声突然都消失在空气里了。周雨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纯黑的西装银色的小领结,脸上是自信的笑容,视线抓住周雨眼睛也攫获他的心,周雨耳边所有的声音都化成了那一句,你愿意不愿意。


 


”我…愿意。“


 


 


 


”掌声有请樊振东先生——“周雨话音刚落,樊振东就起身往台上走去了,离开前微笑着在周雨肩膀上按了按,像是要让他安心。


 


——


 


年中会结束,小樊总正式搬进了总裁办公室。


 


上任第一天,樊振东带小助理去吃他最爱的烤鸭以示庆祝,周雨开心地表示,”这下咱俩时间终于同步了!你以后想啥时候吃午饭都行不用等我了哈哈哈。“樊振东看着他可爱的模样,也不自觉笑起来了 。



”呃啊啊啊我新买的衬衫啊啊啊!!“开心不过三秒,周雨就被烤鸭的酱汁弄脏了衣服,丢下一句我去趟洗手间啊就跑了。


 


樊振东看着他小跑的背影无可奈何地笑着摇了摇头,亲自夹了一片薄薄的面皮,把鸭肉、葱芯、黄瓜一一蘸了酱放进面皮卷起来,小心翼翼放进了周雨盘子里。刚放下筷子,周雨落在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


 


[早上没看手机。所以你准备今天跟你们少当家表白啦??加…]


 


樊振东手有点抖,他颤颤巍巍把周雨手机放回了原位,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等周雨回来的时候,一切仿佛都没发生过。


 


——


 


差点被人抢先了啊。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的少当家内心甜蜜又烦恼。从小到大想要什么从来都是自己主动的,言必行,行必果。今次居然差点连开口表白的时机都被对方抢先,樊振东意识到了时间紧迫。他打开电脑,倒腾了一会儿之后,打开了跟周雨的对话框。




[打印了个东西,帮我拿一下。斜对角那个打印间。]




[啊啊抱歉,我在电话会上,还十分钟大概。急吗?]




[ Emergency&Confidential ]


[机密文件,急。]




周雨得令赶紧地放下耳机,一路小跑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打印间,手忙脚乱把还带着温度的文件从打印机里取了出来。




那白纸上用小四号的宋体写着,


[周雨,]


[我们在一起吧。]




…好吧,还好这次没再卡纸了,周雨开心地想。




那天总经办所有人都看到了周雨拿着一张对折的A4纸一蹦一跳进了总裁办公室,笑得像个幸福的小傻子。




End.




番外:《烦烦烦》 


http://imminip.lofter.com/post/1d1e3290_d83095b 




碎碎念:


1、对不住黄老师,高岭之松企画totally失败了。


2、冷藏箱小姐前几天去印度,我让她帮我买大篷车音乐专辑结果这货买错了。so我大概是lof你圈唯一一个听着梵乐写同人文的神经病。


3、这文写得如此艰难有一大半的锅是stiga的,你胖少当家look生生被他们拍成了丁俊晖,我写到一半看到那些照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实在是下不去笔。


 


附上你胖少当家look:http://weibo.com/5204374338/Ejtsnny2x